但是,保障孩子的充足睡眠是一项系统工程,并非靠一个举措就能一蹴而就。如果不能摒弃应试教育“分数至上”的理念,从根本上把学生从繁重的课业负担中解放出来,即便推迟半小时上学,换来的也可能只是推迟半小时睡觉,同样不能保障孩子有足够的睡眠时间。

去年腊月底,小霞说要回家过年,男朋友贾宝再次给她汇了2000多元。贾宝收入毕竟有限,面对小霞的频繁索取,没钱的时候贾宝只得回家求助母亲。老太太一心想着给儿子娶媳妇,东挪西借给儿子筹钱,“儿子被这个女朋友先后要去了23000多块。”贾宝的母亲告诉记者。可花了这么多钱,贾宝至今还未和女友见过一面。贾宝只记得他唯一一次见到小霞的长相还是在QQ视频里。“我们当时只聊了一会,后来她就关了。”